心靈加油站
 
心靈加油站內容
問  題

幽谷伴行的紀實分享

所屬分類
院牧專欄
解  答

院牧部 楊興民關懷員

  和往常一樣彌撒後帶著天主滿滿的祝福與平安,來到每一位渴望關懷、渴望平安的病友床前,每當看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或焦慮無望的面容…在持續不斷的關懷、同理與陪伴下建立彼此的信任,慢慢地一個個奇蹟出現了〜因為忐忑與無望不再,取而代之的卻是信任、平安和盼望。這樣的轉變為牧靈關懷者來說真是如獲至寶;因為除了要有牧靈的專業與靈活運用之外,更需要的是時間和用心。
  記得一次在七樓拜訪病人時,一位黃老太太因腳痛而入院,談話中聽黃老太太娓娓道來她本人和大兒子是教友,但已多年未進教堂。在幾經鼓勵之下願意重歸羊棧;正當高興又為天主找回兩隻迷途小羊時,黃老太太卻愁眉不展地說出她的大兒子也在本院住院;並且抓住我的手希望我也能去看看他。
  於是當我和院牧團隊至黃先生的病房時,映入眼簾的是一位瘦弱的中年男子,面容憔悴、兩眼無神的躺在病床上。就在我們軀前問候的同時黃先生立刻轉頭不予理會,第二次再軀身表明來意時,他仍然堅決地轉過頭去拒絕我們的問候與關懷;雖一連被拒絕兩次,但我們一點也不覺得挫折,反而更激勵我們試著去體會此刻黃先生在身心靈上所承受的卻是無法言語的苦與痛(正值事業頂峰疾病卻給自己宣判了死刑,以及辛苦建立的幸福家庭正一步步走向瓦解);面對眼前無解的一切,他選擇了無言來抗議病魔無情的打擊,和週遭一切的關懷與問候。
 藉著持續的關懷和陪伴,終於讓黃先生漸漸地確信我們是真的關心他,因而也對我們產生了信任感。黃先生的話雖不多但看得出他似乎很期待我們每天的到來,為了讓黃先生能坦然放下並好好珍惜與家人相處的寶貴時光。陳修女問:「黃先生,你喜歡聽歌嗎?」他笑了一下。「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用吉他來伴唱ㄛ!」終於黃先生靦腆的點了點頭,於是我們輕輕的唱著:「野地的花,穿著美麗的衣裳,天空的鳥兒,從來不為生活忙,慈愛的天父天天都看顧……」此時黃先生的眼角悄悄的流下淚來;我們知道是天主藉著這首歌觸動了他那徬徨無助的心,讓他知道唯有天父是他的依靠,真正能幫助他卸下心裡重擔的也只有人類最好的朋友主耶穌。唱完之後我說:「這首歌詞不是一般的作者寫的,而是天主早在兩千多年前藉著耶穌親口告訴我們的(戒掛念世俗 路十二:22~31):你們不要謀求吃甚麼、喝甚麼,也不要憂愁掛心....因為天父知道你們需要這些…。天主要我們仰觀天空的飛鳥,和野地的花卉…所以你的擔憂和掛慮天主早已知道;相信天主自會照顧。」床邊的黃太太也非常感謝院牧人員的關心和拜訪,我想今天為黃先生和我們都有豐富的收穫。
  感謝天主!今天早上我和修女一踏進病房,看見黃先生他期待的眼神正望著房門似乎在等待甚麼。「昨天晚上睡的好嗎?」他微笑著說:「還好。」「是啊!每當清晨睜開雙眼的時候,天主就給我們每人一個獨一無二的禮物〜今天。天主更願意我們常常和祂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樂,甚至疾病或任何苦痛,因為我們都是世界的旅行家,天主不願意我們遇到任何困難而灰心喪志,如果你願意,我們可以請一位神父來和你聊一聊好嗎?」黃先生竟爽快地答應了,於是修女立刻去請了神父前來,意想不到的黃先生不但辦了一個妥當的和好(告解)聖事,而且還領受了傅油聖事,真是阿肋路亞,感謝天主!從此黃先生的臉上始終流露著喜樂與平安的光采。由於黃先生正值壯年時期,醫院建議家屬將病人轉至醫學中心,為病人爭取更大、更多的生存機會。雖然黃先生心裡不想轉院,但也不願意傷家人的心;但幾天後黃先生還是要求家人將他從榮總轉回本院。因為他說:「我不要在這裡、我要回仁慈、至少每天修女會來陪伴我,身體的病無法治癒,至少心靈可以得到平安。」再次見面時他說:「自己的病況到哪家醫院一樣,在仁慈醫院至少會有修女、院牧人員來關懷他」黃先生的肺腑之言不但感動了在場的每一位,更肯定了醫院牧靈工作的重要性。
  總是沉默寡言的黃先生;每每當院牧人員來訪時,都能自然而然的與我們侃侃而談,這讓陪伴在旁的黃太太驚訝不已。有一天,黃太太忽然問我們:「為什麼他會和你們說那麼多話?他平常沒那麼多話,所以我要把他的話錄音起來。」隔日黃太太還特地帶了錄音機錄下了當天黃先生和我們的對話。幾天之後黃先生因病情急轉直下,就在12月24日聖誕夜他卸下世上一切的愁勞與病苦安然地返回天家。黃府一家雖然悲痛卻不絕望,因為他們珍愛彼此,更相信將來有一天會快樂地重逢。
  由於院牧人員的同心與協力,使黃先生和家屬在這段病痛的幽谷過程中,雙方更加緊密及把握共處的寶貴時光,雖親人已逝,但在彼此心中已留下最美好的回憶。這為牧靈人員來說,我們要感謝黃先生的信任並接受我們和他一起幽谷伴行;同時更要感謝天主一路上的帶領和光照,讓我們更加的深切體會:牧靈人員是天主手中的小器皿,通過我們讓天主的愛彰顯。

回瀏覽頁